数字化转型 频道

华为杨超斌:做赋能数字浙江的优等生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浙江的数字化改革,我想可以用教科书级别的典范并不过分。那么作为全球领先的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描述华为的画像,用一个词“数字化赋能优等生”可能也是恰如其分的。

  这是当我看到华为无线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先生在“数字化改革,我们在行动——浙江信息通信行业5·17主题活动”上的一席发言之后得出的一个结论,也给了我们窥探华为在数字浙江建设过程中的创新贡献与未来承诺之机。

  壹:当创新者遇见创新者,会发生什么?

  毫无疑问,浙江是数字化改革的模范生。

  浙江的数字化改革备受瞩目,也吸引了各个数字化巨头的关注。细品浙江的数字化改革,你能触摸到一种大开大合之下又精工雕琢的轮廓。在今年2月份浙江召开数字化改革大会,明确以数字浙江建设为目标,统筹运用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思、数字化认知,把数字化、一体化、现代化贯穿到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全过程全方面中去。以此次会议为标志,浙江开启省域范围内全方位、系统性重塑过程。

  浙江之所以能够敢于如此大开大合,与浙江自身对数字化的领先和系统性推动密不可分,与浙江从政府到企业到公众的数字化认知和对创新的拥抱密不可分,也与数字化企业在浙江持续创新赋能密不可分。华为过去几年在浙江数字化发展进程中的赋能和支撑,就体现了这一点。

  数字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前瞻性部署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浙江开启数字化改革同样与浙江高标准、高品质数字底座的建设密不可分。杨超斌先生在发言中提到了在5G技术上联合浙江省运营商和产业伙伴创造的多个“第一”:2018年3月开通3GPP 5G全球第一站、2018年率先在杭州打造了“5G第一城”、2019年2月实现SA 5G首个通话、2020年打造了“5G第一省”。截止目前,浙江发布了国内首部建设工程配建5G设施强制性地方标准,建成5G基站6.9万余个,率先建成并投入使用国家(杭州)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

  5G的超前部署与浙江的产业发生了化学反应,比如在“5G+工业互联网”应用场景中,浙江已经在轻工纺织、化纤、汽车制造、电子信息等重点优势行业中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典型案例。这其中华为依托5G产业联盟积极参与,杨超斌先生提到杭州大和热磁智慧工厂、嘉兴海盐智慧电力、智慧宁波港、舟山智慧海洋等,都是华为服务数字浙江建设的典型。

  在5G、云、物联网等领域,华为的数字化技术通过前瞻部署、产业生态赋能和联合创新,赋能数字浙江,发生这么多化学反应,这让浙江快速抓住了产业互联网机遇,不断探索出新场景、新业态、新模式,从延长线上的创新者不断向颠覆者演进。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创新者遇见创新者应该发生的故事。

  贰:“独行快,众行远”华为在数字化赋能是如何做到呢?

  杨超斌先生在谈及华为赋能数字浙江时,用了一句话“独行快,众行远”。

  

  “众行远”表达的是希望与“浙江省的优秀企业继续加强合作,不断拓展行业数字化的边界”,共同来抓住浙江数字化改革的新机遇,对产业伙伴伸出的是产业赋能之手,对数字浙江伸出的是创新赋能之手。一句“众行远”,你能感受到的是华为的开放和恪守边界,与合作伙伴、客户数字化共赢的思考,这一点其实在华为的整个对外话语体系中是一以贯之的。就在同一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华为中国生态大会2021发表了《共成长同发展》主题演讲,有一个核心表态:华为坚持被集成战略不动摇,集成不是华为的追求,华为参与集成的目的是与伙伴共同探索积累能力,并逐步将能力传递给伙伴,最终支持并由伙伴负责集成。这是华为更高层次的“与众人众行”的强化和制度化、承诺化表现。

  如果我们看看数据,或许我们会对众行远有更好的感知,华为有11000多家伙伴,其中合作规模超过1亿人民币的伙伴已经达到132家。在合作伙伴迅速壮大的过程,也是华为高速成长和成功的过程。以此而言,我们说华为在生态开放合作上也是一个赋能优等生,也是恰如其分的。

  叁:当数字技术遇见数字浙江应该发生什么?

  浙江是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数字化改革是数字浙江建设的新阶段,寻求的是从技术理性向制度理性的内涵升级,经济社会的运转和治理需要构建在网络化、信息化、智能化的基础上,而这是浙江数字化改革的第一个层面。

  在这个过程中显然离不开数字底座的超前建设和布局,尤其是以5G技术为代表的5G、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新一代数字化技术设施的建设。

  杨超斌先生用一句“潮落江平未有风,扁舟共济与君同”表达了华为以领跑者对浙江数字化改革在数字化技术赋能上的承诺:华为将持续发挥在5G、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领域的基础支撑作用,在浙江省智慧城市、未来社区、产业大脑、未来工厂等领域,协同千行百业,为浙江省的数字化改革工作提供技术和智力支持。

  我想,在数字浙江建设中,在未来的双千兆网络算力算法建设中,华为都有巨大的赋能空间和支撑作用。也就是说华为在赋能数字浙江数字底座的超前布局方面是高度契合的。

  当然数字浙江的数字底座建设离不开5G。作为一种被行业定义为新一代通用技术的数字化技术,超前部署5G网络,超前应用5G新型技术,对于浙江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构建未来工厂、提高公众的数字获得感,尤其是产业新增长引擎构建上至关重要。这或许也可以理解为杨超斌先生提到的发挥华为在技术领域的基础支撑作用的言中应有之意。

  技术之外,我们还应该注意到另外一句话,即杨超斌说要充分利用“华为自身数字化转型经验”,将“协同千行百业,为浙江省的数字化改革工作提供技术和智力支持”赋能数字浙江。

  客观上,数字化进程是有共性的、有自身的规律。考虑浙江数字化改革的全面性,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在数字化改革进程中,在数字化系统建设、组织流程优化、体制机制建设上,在应用数字技术,尤其是5G技术中,华为及其生态系统的知识和智识,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极有价值,这是对数字浙江建设的高阶赋能,也恰恰是浙江全域数字化创新、整体智治创新的内在需求。

  当华为与浙江相遇、与数字化相遇,当数字化改革的模范生和数字化赋能优等生相遇,到底会发生什么,值得我们继续期待和观察。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