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 频道

知道问题所在是“懂行”的关键

      近些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很多都可以和爱因斯坦的理论挂上钩,比如三年前的引力波,比如今年的黑洞,都是这位科学巨人百年前的思考的衍生品。

  而对于科技进步,爱因斯坦有句名言,叫“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去看旧的问题,需要更有创造性的想象力。”

  有意思的是,爱因斯坦的话,不仅适用于他擅长的科学发现,也适用于当下的技术变革与产业革命,更适用于我国政企行业正在经历的更深层的数字化转型。因为这一转型,正是从“技术+场景”的新角度,观察并解决旧行业难题的过程。

  不过新角度的提出并不容易,尤其是数字化转型进入深水区的新阶段。所谓“深”,指的是新一代ICT技术和行业业务场景间结合力度之深。浅水区的数字化,虽然也是ICT技术在企业中的部署,但是技术和业务是清晰可见的“两张皮”。实践中,有明确的先后顺序,即先业务,再技术。

  对此,华为中国政企业务总裁蔡英华在华为“懂行大会2020”上,有一番话生动描述了类似现象:以往,ICT解决方案供应商在ICT建设阶段才会参与客户的项目,或者是在客户已经完成一道内部转换,从ICT战略直接翻译成了“技术需求”以后,ICT解决方案供应商才会去响应需求。

 

  这种做法看起来是“谋定而后动”,但是实际上已经完全不能适应企业当下的转型需求。因为在数据的驱动下,ICT技术实际已经完全浸入了业务的每个关键环节。特别是行业核心业务或生产系统等场景,创新的可能性,实际是来自于技术创新的可能性,技术和业务是并发关系,而非串联关系。如果不能在筹划业务转型升级时,预植入技术思维,最终的数字化转型效果大多难以达到预期。

  技术和行业之间的应用矛盾,如此清晰可见,但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并非招之即来。要想让技术更早与行业需求接轨,备受考验的实际上是技术提供方的能力储备。

  有句老话叫“如果手里有个锤子,那就看什么都像钉子”。如果把这句话对应到某种技术思维,潜台词就是我不管你有什么问题,反正上来我就砸固定的一锤子。

  这种砸锤子的思维,放到互联网行业,或许还带有某种合理性。毕竟在数字化应用早期,尝鲜技术应用的是互联网公司,它们的场景相对统一,存在不少共通性,比如都是流量突发等问题。但是在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深水区,这种“一招鲜”便完全走不通,因为在这里,转型属于千行百业,问题自然千奇百怪。

  结论不言而喻,要想提出“技术+场景”的新角度,首先要懂得行业的旧问题。在园区、在教育、在制造、在能源、在城市智慧化的每一个角落,显然都有属于该行业的知识“死角”。拿一种方案,去套用多样化的需求,无疑是走不通的。如果不懂得一个行业的基本规律,何谈提出问题。而如果不能针对这些关键问题、关键场景,提出对应的解决方案,又何谈技术和业务的早融入,深融入呢?所以在数字化转型的深水区,懂行已成关键。

  而华为,这家ICT公司,在行业数字化转型进入深水区的关键阶段,率先提出了“懂行·专注于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理念。为何又是华为?这与其自身的基因密不可分。

  首先,从华为自身来看,具备双重基因。华为固然是中国乃至全球高科技头雁,但同时在生产高科技装备等功能定位上,又是先进制造业企业。所以华为既是ICT公司,又是实业公司的身份,在普通人了解的技术基因之外,还有一份我们可能会忽视的强大行业基因。华为与行业,是有默契的。

  其次,华为并不打算自己做所有事情。

  正如刚才所讲,千行百业的数字化转型,涉及的领域、场景、需求众多,不可能有一家公司懂得所有行业。而坚持“平台+生态”战略的华为,自然是选择与合作伙伴联手,共同打造创新的场景化解决方案,共建“懂行”生态。

  华为中国政企业务副总裁何达炳在“懂行大会2020”上谈道,华为将通过数据驱动、平台使能和场景创新三个关键要素,联合伙伴打造场景化解决方案,共筑“懂行”之路。具体做法,就是读懂企业业务数据,击中客户的实际业务问题。更重要的是,华为还将开放华为云上的ROMA、DAYU、ModelArts等使能平台,借助ISV等合作伙伴对行业进行实际洞察,通过更加紧密的联合,更快、更好、更智能地打造方案,从验证走向使能,并在场景中验证和实践中创新。

  依靠这三点,目前华为已经与伙伴一道创造出100+场景化解决方案,这些方案的背后,是一个个的真问题的发现和真价值的创造。在“懂行大会2020”上,华为还联合伙伴重磅发布了全新的场景化解决方案,包括智慧政务、应急指挥、智慧水利水务、金融分布式新核心、公路治超、智慧教室、智慧医院、工业视觉、智慧社区、车路协同,真正涉及了千行百业。

  “懂行”的华为,与“懂行”的合作伙伴,正在组队“转型者联盟”,助力各行业客户加速冲出数字化转型的深水区。

  不得不说,加速变化的外部环境和加速到来的智能世界,正在让“懂行”变得越来越重要。回想十数年前的信息化时代,有国际知名软件公司就在国内提出灯——希望在某些领域,形成信息化的固定范本,让更多企业可以参考执行。

  不过当年信息化时代的范本法则,在当前的数字时代,却也同样需要方法论上的升级。当年的信息化,路径是简单的,方法是固化的,“复制粘贴”即可覆盖全场。而当下的数字化时代,场景化创新则千差万别,有限的固定样本,无法覆盖全景行业。

  从这个角度看,华为与合作伙伴基于“懂行”共识所形成的“转型者联盟”,则超越了传统的信息化范本。凭借持续的行业深耕所积累业务场景识别与数字技术融合能力,不断实现数字化创新的突破。

  而这些生动的创新范式,则正是由一个个“懂行”的问题提出开始,始于行业,惠于行业。

0
相关文章